缺苏

他需要的一切一切,如今终于有了名字。

一个日常

毫无疑问,安德鲁是个酒鬼。
他像几乎所有退伍军人一样,混在周末的小酒馆里,在深夜回家,像个游魂。再在周一的早晨昏昏沉沉地去上班。
他的孩子很少和他说话。他无所谓,他知道他们爱他,也怕他。
多洛蕾丝最近变得焦虑,总是无缘无故地和他争吵,他感到厌烦。
对安德鲁来说,最好的时光早已过去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