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苏

他需要的一切一切,如今终于有了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希里的嘴唇实在是不够柔软。由于营养不良,工作繁重,她的嘴唇干裂起皮,白色的干皮和深红色的沟壑像是久旱不雨的土地,开裂的地方有干涸的血。卡门有时会吻到这血,当她们唇舌交缠,沟壑里的血会被卡门舔舐干净。
         血液和湿滑一齐在口腔中绽放,铁的味道在吻中流动,却不是金属般冰冷,而是希里所希望拥有的革命般的爱情有的感觉,残酷温暖,像她们一齐死在战壕里,被炮火埋葬。
         希里每一次吻她,爱她,都下着死亡的决心。但这一次她不必,这是个轻柔的吻。她不必吻她吻得过深,深到几乎触到毁灭的内核。她要接受卡门的温柔,像享受闲暇时光一般地享受这温柔。

评论